常熟新闻网首页

手机新闻网

新闻客户端

监察局终无书面回答 律师猜忌事件背地有诡计

“我只否认监察局的调查结果!”在游泳核心以及所谓的代领人出来证实所有的时候,于芬坚定地表示只愿信任监察局。然而,在经由漫长的等待之后,底本认为会在11月底得到监察局书面回答的于芬,再一次扫兴了。

今天已经是12月2日了,与监察局此前许诺会在11月底给出调查结果一说,已经超过了期限。对苦苦等待却毫无播种的于芬,除了绝望并没有认为很意外,由于在监察局作出承诺之后未几,于芬就坦言自己感到这个书面回复的盼望不大,并不为本人看好。看来,于芬不仅对监察局所谓的调查调查再调查司空见惯了,更是将结果都看透了。

对此,于芬和她的代办律师王兆峰都显得很无奈,在此之前,他们始终把监察局视为将“奖金门”事件诉诸法律之前的一根救命稻草,但现在看来仿佛已成了泡影。王兆峰律师表示:“假如不监察局的一纸书面答复,咱们现目前还不能向上级机关申述,我想只能等到有结果的时候再说吧。”因为王兆峰律师瑞人在本地,因而他表示会在回到北京之后立刻给监察局打电话催促此事,但至于最终有无结果,他也表示不晓得。

确实,依照相干划定,监察局应当在三个月之内给予当事人一个初步的调查成果,但事件已经从前那么久,而且于芬跟她的律师也不止一次地督促,岂非是这一纸考察结果的出示进程太庞杂?但据王律师流露,监察局有规定的时间调查此事,而后在规定的时光内给出一个说法实在并不是一件艰苦的事,无论调查结果如何,但总会有一个说法,但监察局方面至今不愿给出任何阐明,切实让人猜忌这件事情的背地是否还暗藏着更大的“诡计”?

于芬的“奖金门”事件已经成为外界普遍关注的一大焦点,一位媒体从业者曾说过在“举国体系”下,体育奖金的调配和发放,已经不是某一个人的私事。这其中折射的是作为一个征税人有权知悉奖金的分配轨制的问题,但从监察局的立场看,于芬讨薪事件遭受的难题远比所有人想像的都要大。

早已看出一些倪真个于芬,甚至说了这样的话:“当初清华队内部有些人和国度队串通一气,他们都想把我于芬赶走,最好出国,不要在中国混了。”只管如斯,于芬表现相对不会废弃,既然事已至此,她只能等候事态的进一步发展,终极决议是期待监察局上一级部分来裁决此事,仍是采用其它道路诉诸法律了。(腾讯体育特约记者何屋子)

    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常熟日报”和“常熟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12-52778455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admin]

标签: